Loading Now

市議員鄭文婷、張顥瀚質疑謝國樑市府的駐點律師標案,是酬庸「自己人」。

市議員鄭文婷、張顥瀚質疑謝國樑市府的駐點律師標案,是酬庸「自己人」。

市議員鄭文婷、張顥瀚質疑謝國樑市府的駐點律師標案,是酬庸「自己人」。(記者張毅攝)

【記者張毅基隆報導】基市府在通過「113年基隆市政府駐點法律團隊委託技術服務業」標案的評選,這個標案是在年前最後一個工作日二月七日公告,年後的二月十七日截止收件,利用春節連假的時間,根本無人會留意招標公告的期間來掩人耳目,然後在二月十九日週一上午十點開標。市議員鄭文婷、張顥瀚抨擊,實際上這個標案,只有三天的公告期間,讓一般律師事務所無從得知有此標案,律師公會更無法廣為通知會員,遑論參與競標。
市議員鄭文婷指出,經查這個標案總共只有一家廠商,就是瀛睿律師事務所投標,瀛睿律師事務所就是謝國樑的御用大律師,簡榮宗律師開設的事務所,值得爭議的是,標案履約期間只有十個月,每週駐點四天,一天八小時,報酬卻高達三百二十萬元,等於一個月市府要花三十二萬元,支付駐點律師的報酬。
張顥瀚議員表示,大家都知道市府有法制科編制,有法律專業的公務員固定上班提供勞務,還有免費的法律顧問、甚至每天早上市府為民服務櫃台,都有律師駐點提供免費法律諮詢,車馬費一整個早上三小時只領車馬費一千元;另外,還有法規研修小組、各獨立委員會都有外聘的律師擔任委員,每次開會也只領取車馬費二千元。這個標案履約期間,從三月一日開始到今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為止,總共只要駐點一百七十四天,等於一天的報酬要18390元,每小時報酬近2300元,這合理嗎?
據了解,簡榮宗在他提供給市府的簡報資料裡,提到他同時也是基隆市政府政策規劃諮詢小組及工策會委員,這兩種委員出席會議,都可以領車馬費,他一方面領車馬費,同一個時間又領法律顧問報酬,完全沒有做到利益迴避,大家認為這樣合理嗎?
另外,實際上駐點的律師林羿萱八十一年次,執業年資不到五年、每個月薪水只有七萬元左右,同時他還擔任二十家公司、企業的法律顧問窗口,到基隆市政府駐點真的可以專心、認真的幫市府處理所有的法律事務嗎?與其要花大錢發包這樣的勞務採購,市府可以直接開一個約聘人員的缺,每月薪資七萬元,要找到具有律師資格的專業律師駐點,應該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情,就算每天加班到爆肝,加班費領到七萬元,市府每月也只要花十四萬,就可以找到相同服務品質的駐點專業法律服務的人才,為何謝國樑市府要開這樣的標案呢?原因無他,只因為簡榮宗就是謝國樑的自己人,謝國樑花人民的公帑,只為了滿足個人的喜好,讓自己的親信可以一個月爽賺三十二萬元,但卻對市民毫無任何助益。
此外,簡榮宗的律師事務所是104年6月9日才設立,成立時間不滿九年,他的簡報資料卻說事務所已邁入第十年,明明事務所是設在台北市及新北市,不曾在基隆市設立事務所,卻說「在地深耕」,難道他的在地深耕,是指在異地深耕嗎?可見簡榮宗的簡報資料涉嫌誇大不實,有造假之嫌,這樣的律師團隊,可以承擔市府的法律技術服務?
鄭文婷、張顥瀚強調,回頭看看簡榮宗的過往,赫然發現原來他是在汐止參選過國民黨的立委初選,更擔任過謝國樑競選市長的發言人,很明顯謝國樑是為酬庸「自己人」,才會開出這麼優渥的條件,為簡榮宗量身訂做,如果謝國樑是花他自己口袋的錢也就算了,但今天他花的是民脂民膏,在東岸商場接管爭議事件中,尚未平息之前,現在又大放送每月花三十二萬,聘請一個年資不到五年的律師,擔任駐點法律工作者,難怪有民眾要問,錢真的這麼好賺嗎?